佛曰: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!
了解掌游只要60秒,让我们不再错过
. . .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新闻

新闻中心

脸萌CEO郭列:今后或转型手游渠道 开发动漫产品

时间:2014-07-11 10:27:22

     “脸萌的第二轮融资规模在数千万美元,目前还没有最终确定细节,新一轮融资也来自海外投资机构。”日前,创业磨坊在深圳举办的创业者内部沙龙,脸萌CEO郭列在活动之后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这一消息。而现场一位接近脸萌的深圳创投公司投资总监贾先生告诉记者,脸萌其实已经拿到了投资,但融资规模不详。

 

  “此前脸萌第一轮融资就是来海外投资机构美国国际数据集团(International Data Group,简称IDG),脸萌之所以受到海外资本青睐,一方面是脸萌在东南亚等海外市场也比较受欢迎,另一方面资本主要看重脸萌庞大的用户数量。”贾先生说。

 

  不过,在脸萌顺利进行第二轮融资的同时,“脸萌热”的降温趋势初现。郭列则在沙龙上坦言,公司现在不挣钱,脸萌一定是一颗流星,但相比关注一款APP,更应该看重的是团队能不能不断做出好东西。“乔布斯和他的团队创造出来的第一款苹果电脑已经没有人在用了,可我们还在用苹果的手机不是吗?”

 

  “我们宁愿‘脸萌’干干净净地死掉,也不希望它贴满‘狗皮膏药’(指广告)。”

 

  “相比关注一款APP,更应该看重团队本身,关注团队能不能不断做出好东西。乔布斯和他的团队创造出来的第一款苹果电脑已经没有人在用了,可我们还在用苹果的手机不是吗?”——脸萌CEO郭列

 

  “脸萌火起来是偶然中的必然”

 

  今年端午前后,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张张朋友分享的漫画头像刷爆。这款由一个“90后”创业团队打造的漫画拼脸类APP在诞生半年之后,仿佛是一夜爆发,更一举拿下了APP Store下载排名首位。

 

  “每段时间都会出现一款或几款很火的应用,脸萌只是那段时间刚好被‘砸中’。”被问到如何看待脸萌的一夜爆红,郭列这样解释。但他认为,除了好运气,脸萌的“走红”也是偶然中的必然。

 

  “脸萌的团队成员很多是‘90后’,我们了解目标用户的需求。”郭列称,脸萌从头像这个细分市场精准切入,产品简单好用、有草根儿气质、参与感强,符合人们表达自己形象、了解他人眼中自己的心理需求。

 

  在他看来,产品版本的迭代更新也是脸萌走红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“脸萌真正火起来是在6月份,当时脸萌新加入了一位成员,他将所有素材重新画了一遍,使得用户做出来的头像与本人的相似度有了提升,图像升级为矢量高清,脸萌的版本也从1.0升级为2.0,这是一个引爆点。”郭列说,这是向小米借鉴的结果,此后脸萌又经历了几次迭代更新。

 

  也有业内分析认为,“脸萌”的兴起和社交软件近些年的飞速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不用费劲儿、免费制作,发布在朋友圈还能获得朋友的“赞”,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像“病毒”传染下去。当用户打开朋友圈一看,大家都分享了自己的卡通形象时,也会忍不住下载APP尝试一下。

 

  “目前APP流量变现,一般是通过植入广告投放、与品牌链接合作、延伸性产业扩展、引流电商等方式,脸萌主要用什么方式营销?”沙龙现场,一位广告公司人士问。

 

  郭列则回应,脸萌的走红靠的不是营销,而是用户的口口相传。“脸萌无法给其他APP提供营销思路上的参考,脸萌的团队中并没有营销人员,全部是设计和技术人员,而且对于干扰用户的广告是采取全部屏蔽的做法。”

 

  “每个APP都有自己的使命”

 

  “最初知道脸萌,是我女朋友给我传了一张她用脸萌画的我的头像。”

 

  “那你女朋友是真的很爱你。”

 

  “可问题是,她只爱过我那一次,如何能让她‘再爱我一次’?”

 

  一位观众和郭列的对话引发笑声一片。

 

  这段对话中的问题其实也是外界一直好奇的问题。在资本看好脸萌的同时,伴随的是业内对脸萌的质疑之声——功能相对单调单一,用户的黏性很低,玩几下就腻了,没有新意。仅仅是用户的好奇心和尝试感,没有发掘出用户的“刚需”……

 

  此前,IT评论人士洪波就曾预言,没有更具深度的内容,一时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就觉得没意思了,用户卸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而从现状来看,有不少人也发现,虽然脸萌现在号称下载量已经超过3700万,但短短一个月来,脸萌火速“降温”,朋友圈的脸萌头像转发量锐减。

 

  “之前每次更新一个版本,我们的团队成员都会转发一轮新头像,但现在我们自己都不怎么发了。”郭列坦言,目前脸萌头像更多地是通过点对点分享传播,微信、手机QQ点对点传播占到七成左右。

 

  此前,类似“脸萌”这样突然走红的应用APP非常多,在某个适当的契机之下,通过社交网络的爆炸式传播引发了用户狂热追捧。但同时也面临内容缺乏持续价值、用户黏性低等问题。以魔漫相机为例,在经历爆红之后迅速冷却。

 

  公开资料显示,去年8月底魔漫相机应用正式上线,创下了单日新增用户325万、4日新增用户破千万、7个月破亿等多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纪录,用户数超过1.5亿。但魔漫的热度在去年10月下旬迎来顶峰之后,迅速回落,渐渐消失在朋友圈。疯狂猜图、百度魔图等类似软件也大多在火爆了一阵之后就逐渐销声匿迹。

 

  “脸萌一定是一颗流星。”郭列认为,每个APP都有自己的使命,脸萌这个APP的使命则是降低绘画动漫的门槛。虽然很多APP生命周期不长,但有更多人开发出多种多样的APP,对于用户来说是件好事。

 

  “相比关注一款APP,更应该看重团队本身,关注团队能不能不断做出好东西。”郭列举了一个例子,“乔布斯和他的团队创造出来的第一款苹果电脑已经没有人在用了,可我们还在用苹果的手机不是吗?”

 

  联盟团队或探索手游渠道、动漫产品

 

  业内之所以认为脸萌可能会“昙花一现”,也与脸萌目前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有关。“我们公司不挣钱。”郭列在现场又一次被问到“脸萌到底是什么商业模式”的问题时坦言,目前还没有很清晰的思路,但在他看来,“只要有用户,商业模式迟早会有的。”

 

  “宁愿这个产品干干净净地死掉,也不希望贴满‘狗皮膏药’。”郭列说,其实他也思考过脸萌今后的商业模式,但团队有“产品洁癖”,所以不想靠植入广告挣钱。

 

  “今后可能还是会开发与漫画相关的产品。比如《海贼王》这个动漫相关的产品可能生命周期不长,但动漫形象本身长盛不衰。所以脸萌会考虑做自己的动漫形象,通过版权交易等方式获利。”

 

  郭列透露,除此之外,脸萌还可能依托现有的庞大用户资源尝试做手游渠道,通过打造脸萌社区聚集用户,并以此为平台推荐游戏,实现流量变现,再与游戏厂商分成。

 

  对于目前的热门创业领域3D打印和硬件创业,郭列则回应:“目前不会尝试。”

 

  他表示,脸萌短期内不强调盈利,还是以做出好的产品为目标。美图秀秀的成功路径给了他一些启发:做喜欢的东西才有可能成功。

 

  前不久,郭列曾与美图秀秀团队交流。“他们从战略布局出发做出来的产品都失败了,而做真正喜欢的产品时,这些产品也会吸引用户,受到他们的喜欢,反而最后成功了。”

 

  这个过程中“巨头”如果进入,脸萌如何应对?郭列则表示不担心:“小团队能做的事情,巨头反而不一定能做。”

 

  ■观点

 

    与其做手游渠道

 

  不如去开发手游

 

  脸萌今后的转型思路到底靠不靠谱?易观智库分析师李欣然认为,不太看好开发动漫相关产品,与其做手游渠道,不如开发手游。

 

  李欣然认为,脸萌的“掉粉”是正常现象。每种APP应用都有自己的周期,手机QQ、微信这类应用寿命长,因为是大家平时都会用的,不存在用腻的情况,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,用户黏性也会越来越大。但以脸萌为代表的拼脸软件用户黏性则不是很高,生命周期相对短。

 

  “用户通过这种软件简单地通过五官拼接创造漫画形象,几次以后可能会觉得没有意思,如果将自己做的头像放在社交网站,得到评论,可能又会觉得挺有意思,但过了一段时间,黏性又会下降了。用户黏性的问题一直是这类软件面临的比较难解决的问题。”李欣然认为,除了用户黏性问题,脸萌本身放弃了植入广告的做法,其盈利模式确实也不是很清晰。

 

  对于郭列所提出的转型方向,李欣然认为还值得探讨。“开发漫画相关产品这个方向不是太靠谱,脸萌所产出的头像是个人定制的漫画形象,不像《海贼王》中的动漫形象,是可以被大众接受的,一个形象可以被比较大的群体所喜欢。”他认为,如果脸萌今后转型出品自己的动漫,所做的是另外一个产业链的事情,脸萌APP积累的粉丝和用户对新产品的帮助可能不是很大。

 

  李欣然对于郭列所提出的手游方向比较看好,但相比成为手游渠道,他建议脸萌往纵深发展,开发自己的手游。“目前脸萌这个软件本身的用户黏性越来越低,排行榜表现也不如以前,流量变现的情况也不会特别好,如果要做手机渠道,应该在脸萌最火的时候去做,现在看来,最佳的时机已经过去。”

 

  李欣然认为,在不少游戏里,开始游戏的第一步就是打造自己的形象,而脸萌正好走这个路线,目前软件的积累可以为开发手游做铺垫。“脸萌可以根据现有的优势和基础,往纵深方向开发出更加丰富的软件应用。”

 

  除此之外,他建议脸萌继续依托APP软件往线下发展,比如采用O2O模式,用户通过脸萌软件创造了自己的形象后,再付费定制自己的公仔、T恤等周边产品。